暗黑大白

辣鸡咸鱼,摸鱼选手

昨天和同事谈天,说我一个发小要结婚了可能,同事随口问了句,“长啥样,好看吗?”


我看着屏幕愣了半天,一时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
想了会儿,我说,我不知道。


同事有些吃惊,你们认识了这么久,居然不知道长啥样?(这句没直说,但是我读出了弦外音。)


我说,不是不知道长相,而是,在对美有概念前,我已经十分熟悉这个人了,我对于这个人的感情,早就已经跳脱了外貌了。


就比如,说起我的父母,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好看或是不好看的问题,因为在我形成审美前,这两个人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
这说起来有些玄乎,确实是十分复杂的感情。


发小在我眼中,总是扎着小麻花辫的小女孩,而我也只是穿着牛仔裤到处跑的顽皮鬼。和她在一起,我仿佛不曾长大。


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看见发小,变成了一种怀念与回味。


你说我发小好看吗?

是好看的。

但是在我心里,她给我的感觉,早就已不是一句好看能够形容的了。

这个月月中画的,今天拉出来想修改一下,然后明白了有一种痛,叫【改来改去,还是最初的一版好】……QAQQQQQQQQQQ

一到夏天,就想画各种绿色~(今年武汉真的好热好热好热啊……_(:з」∠)_